裂痕後的聲音 – 專訪Lambda Literary Award得獎者黃裕邦(上集)

編按:美國LGBT文學獎 Lambda Literary Award 於美國時間6月6日紐約大學揭曉結果,本地詩人黃裕邦(Nicholas Wong)在男同志詩歌組脫穎而出,跟來自美國的Carl Phillips雙雙奪得首獎,為香港酷兒文學寫下光輝一頁。我們有幸在他趕赴頒獎禮前(30/5)邀得他做訪問,分享他當時得悉入圍八強的感受,以及對作品、香港英語文學、教育、小眾關懷等看法。

Nicholas於第二十八屆美國LGBT文學獎男同志詩歌組別奪得首獎
Nicholas於第二十八屆美國LGBT文學獎男同志詩歌組別奪得首獎

採訪/Emily Chan、Cherry Hung
撰文/Emily Chan
編輯/蕭家怡

場地提供/Think Cafe

黃裕邦(Nicholas Wong)(下稱Nicholas)畢業於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哲學碩士和香港城市大學英語創意寫作藝術碩士,沒在外國唸過書,眼見香港英詩發表渠道和市場狹窄,一直主力投稿外國詩刊,不少作品均獲刊登,也獲美國出版社青睞,出版他的英文詩集City of Sameness(2012)和Crevasse 《天裂》(2015),後者更於第二十八屆美國LGBT文學獎(Lambda Literary Award)(暱稱Lammys)男同志詩歌組別奪得首獎。

小眾中的小眾

Lammys旨在表揚性小眾文學和其族群,參選作品有雙性戀、跨性別、同志等組別,涵蓋戲劇、小說、詩歌等範疇,今年更收到破紀錄的933份投稿,競爭激烈可想而知。

問及入圍是次獎項對他的意義,Nicholas還是一臉輕鬆,笑說是個旅行的好機會,又說入圍固然高興,卻只視自己為八名入圍者的其中一個,不抱太大期望。入圍的另一重意義還在於他的亞洲身份。相較活躍當地文壇的詩人,身處亞洲一隅的他對入圍坦言覺得意外。

Crevasse 《天裂》(2015)
Crevasse 《天裂》(2015)

裂痕後的聲音

我們當然無法得知評委會有沒有平衡各種族小眾的考慮,但若他們真的想引進更多不同的聲音,便跟他的詩集Crevasse(天裂)的某些主題不謀而合。

「這不過是一段時期的紀錄,但若果要用一條線把它們連起來,那就是一道裂痕。」墨紫色的紙上破開了洞,外人能窺視內裡的混沌。

「裂痕背後是什麼呢?可能就是我不同的標籤和身份。我的詩跟他們〔美國讀者〕在讀的不太相似,有不同的voice他說自己雖以英語寫作,但用法跟文學界常見的作者視角中產、異性戀的白人男性不一樣,就生出不同的聲音來。

似遠還近的語言小渡假

至於為何以英語寫詩,他說是因為他的背景出身讓他一直接觸各種英文材料,而且以第二語言寫作有助產生距離感,語言的玩味既矛盾又有趣。「如一個西班牙詩人把詩作翻成英文,他會覺得revive(復蘇)了那語言,是一次語言的小渡假,我的情況也是一樣。」他舉了個例子,就是以說出「雞毛鴨蒜」、「子烏虛有」等「創新成語」的政壇人物鍾樹根為靈感,在詩中把英文諺語顛倒使用,也不忘夾雜了他的諢名「tree」「gun」。雖然這場語言遊戲以英文實行,但源頭卻非常本土,外國讀者固能欣賞詩人擺佈文字的功力,本地人看了,就多了個會心微笑。

Sequence 02.Still001

身體之上 裂痕之下

第二語言帶來的距離感造就了文字的空間,對他處理比較私密的主題有沒有幫助呢?他覺得這不是以英語寫作的主因。「不會因為覺得肉麻而改用別的語言呀,不然你的第一語言就掌控得太差了。要是想接觸非常敏感的主題,用比較迂迴的手法處理便可以了。」

「我也不會光寫些摟摟抱抱的東西呀。」說到身體、慾望和情感的關係,他有這樣的體會。「其實這不過為了fulfill validity(滿足價值),我們要倚靠他人for self-existence(自我存在),要看鏡子才能看到自己。身體就是vehicle(載體),像輛巴士般帶你到某個站去。」Nicholas斟酌著詞彙,說話節奏明快的他也慢下來了。

或許就像他的詩集《天裂》的創作意念一樣,真正重要的往往隱在裂痕之下,而非一目了然。「Sexuality的分野不過是個preconception(前設),我們的確不同,so what?」他說這不表示我們就應該加固這個權力結構。「我個人覺得不應該有大眾小眾之分,但這不等於這些〔標籤和不公義〕不會存在。」他以馬丁路德金為例,即使曾經出過這樣的偉人,現代社會還是有黑人被射殺。「不公義或者能夠造就偉人,但偉人不一定能remove injustice(消除不公)。」互相標籤、社會不公等在香港仿若陰霾,我們又該如何為香港盡些綿薄之力呢?下集Nicholas將分享他對香港文學創作、教育、性小眾文學等看法,還有對香港現況有感而開始的創作新方向,也許能從他的答案中找到靈感,應付目前的困局。

IMG_6131

後記:得知Nicholas 獲獎,整個採訪小隊興奮莫名。一方面為港人在外國文學獎嶄露頭角而與有榮焉,另一方面也期待他的新作能因此更為矚目。 還記得我們問他出席頒獎禮會否緊張,他說得輕鬆:「就好像呀Sa 去金像獎,但同場會有周迅和其他厲害的女星囉。」訪談之下,就發現他有舉重若輕的神奇能力,說起香港怪現象,社會不公,創意流失,都有種嬉笑怒罵的戲謔,不過無論扯到古今中外的例子,最後都回歸到他對香港的情感,還有對家的想像和思考。 走完星光熠熠的紅地毯,擊敗了周迅之於呀Sa 的對手後,願他未來的文學路走得堅實,香港也終有空間承載一個英語詩人的理想,在水泥地上種出花來。

延伸閱讀:裂痕前後的掙扎 – 專訪Lambda Literary Award得獎者黃裕邦(下集)

 




G點電視

「G點電視」由女同學社於2008年創辦,是香港首個為同志社群服務的網上電視台,以新媒體作為介入社會與文化的切入點,移風易俗。開台短短數年,製作超過400段影片,題材廣泛。為了讓資訊更多元化,G點電視於2013年開始提供文字資訊,期望發展成一個文字與影像結合的香港同志媒體。 拍攝邀請及採訪|gdottv.ntxs@gmail.com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