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松子Deluxe看日本人的性別界線|Mercury @ 掌櫃誌

article_xbig_028_1940X700

文/Mercury

偶爾轉開電視想練習日文聽力,常在廣告或綜藝節目裡看見一個穿女裝的男性身影,似乎現在正當紅,除了與生理性別不同的裝扮外,說話鋒利毒辣,較豐盈的體態等,都成為其容易被記住的強烈特徵。

photo from OCN モバイル ONE CM
photo from OCN モバイル ONE CM

後來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松子Deluxe,查了一下他的背景資料,發現他的經歷滿有趣的。曾經以美容師的身份工作,但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在看見身邊較為活躍的同志後,決定轉換跑道,在與「薔薇族」齊名的同志雜誌「Badi」當過記者與編輯。也曾經一度成為繭居族,後來在與作家中村うさぎ合作的節目因獨特的穿著與說話技巧受到矚目,並也開始執筆專欄並出書等,集多項才藝於一身,也因此大受觀迎。

在日本的藝能界裡,變性人或慣常於以女裝現身於人的男性出現也不是第一次了,從傳奇的美輪明宏到近年的春菜愛、椿姬彩菜等,媒體甚至造出了「男大姊」這樣一個名詞。

photo from www.officiallyjd.com
photo from www.officiallyjd.com

我忍不住猜想何以同樣作為東方國家,甚至與台灣有某種程度文化同質性的日本,可以毫無抗拒的接受這般性別翻轉的存在,但台灣卻幾乎沒有這樣的人們在演藝圈裡大放異彩。頂多只是有男星反串,沒有以女裝為常態的男性出現。即便是利菁,也是先以女性的身分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後才自承曾變性。(甚至連警察留長髮都不被允許。)

我在想是不是終歸還是得回溯到日本文化中,對於性別界線的模糊本就存在一定的認同,而形成日本人獨特的性別觀感。

日本男色風的三大濫觴為僧侶、貴族與武士。其中真言宗的空海大師,以遣唐使的身分到長安學習佛教外,也將中國的男色風氣帶回日本。由於佛教嚴禁僧侶與女性發生關係,特別是月經被認為是污穢之物。於是僧侶們的性慾便轉移到帶髮修行,同時也服伺僧侶的少年──「稚兒」身上。其中還是有把年輕的少年作為女性替代品的成分在。

隨著僧侶與貴族交流的頻繁,這樣的男色模式也傳進了貴族們之間,貴族們貪戀美少年,男色更被視為一種高雅的趣味。平安時代後期,貴族彼此或與家臣之間,便有可能藉由這樣的關係來建立自己的政治地位。平安時代權臣藤原賴長的日記裡便詳實記載著與其他男性之間的性,其中甚至有自己妻子的兄弟。

隨著時代轉移,政權從貴族手上轉移到武士階層手上。這時的風氣依舊與僧侶與稚兒的模式雷同。因戰場上禁止女性,武士便有年輕的「小姓」來服伺,有時小性也作為女性的替代品,滿足武士們的性需求。但其中不只是性,還結合了強調主從關係及義的理念,成為了武士道體系的一環。

從這樣的背景中,或許可以觀察出,日本男色文化的盛行不單純是是同性戀,而較接近於泛性戀,有著把年輕男性作為女性替代的成分,但此時被性慾的對象是很難單純的切割成一元性別的,其核心概念對於性別的界線就是較模糊的。再看看日本樂壇一度很興盛的視覺系樂團,又或是萬年不墜的傑尼斯系美少年,再到近年的女裝家或變性藝人,都帶有一種性別的模糊與曖昧,前陣子的傑尼斯的關八甚至全體以女裝拍了一隻MV哩。

本資訊獲掌櫃誌授權轉載,原文連結:<從松子Deluxe看日本人的性別界線

Facebook Comments

掌櫃誌

掌櫃誌以傳達「婚姻平權」理念為發展根本,期望能以輕鬆詼諧的方式,帶領大眾了解性別多元面向。探索身處各個社會角落的故事,藉由影像與文字傳達LGBT文化並為其發聲。其名「掌櫃」意釋為「做自己內心的主人」,引領人們認識自我獨特價值:www.zhanggui.com.tw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