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遊之後:論彩虹旗背後的政治操作與市場邏輯|苦勞網

文/陳逸婷(苦勞網記者);王修梧(交大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研究生)

【作者按】10月25日的123大遊行,眾多勞工與工會上街爭取七天假,不讓休假權益拱手送給資方,甚至因推擠發生了流血事件;而在前一天(10/24),民進黨發佈了由立委尤美女提案、多位跨黨派立委(當中也不乏砍假立委)連署支持的「同性婚姻」修法版本(相關報導)。

昨天(10/29)是同志大遊行,支持砍假的民進黨陣營,也走進了遊行隊伍,然而,不盡如黨意的是,有遊行群眾不買民進黨的單,在民進黨隊伍旁高喊「民主挺資方、還我七天假」(相關報導);此外,同一天,北市府升上了彩虹旗,此行為引來不少同志對於其「支持同志」的正面肯定。

隨著同婚議程的推進與同志大遊行的每年舉辦,近期以來不斷發生政府操弄同志人權來替自己塗脂抹粉的事件,我們認為,在此時回頭思考柯市府升起的這幅彩虹旗的政治意涵,以及市府實際對性少數的壓迫行為有其必要性。

而另一方面,從一個個同志插畫家、直播網紅崛起,到唱酬3,000萬「愛最大」演唱會,乃至資產估逾3億美元的中國企業Blued積極來台佈署,我們也不得不注意到,這些市場資源的挹注,將對同志社群造成的影響;同志遊行不只是那幅巨大的彩虹旗標誌,也包含同運組織與自由市場的合作關係,然而,這種資源挹注,「平衡」到的又是誰的需求?

過去,在性少數與主流社會戰鬥的歷史中,同志族群包含了社會中因為性傾向、性/別認同、以至性相關的行為與主流社會中上階層者有所區別,遭到社會的排除與污名化的同志。從1960年代,「當街臨鏡,化妝修飾,與女性無異」的三水街男妓,到日後成為白先勇筆下「青春鳥」原型的「半公開男娼館」,乃至1980至1990年代間,在金孔雀酒店事件後,各地紛紛曝光的扮裝陪宿、「同性戀應召站」,同志社群不分主流貴賤,都曾經是「被掃蕩」的族群。

現在,為了爭取少數人(例如想婚同志)的權益保障,同志社群越來越傾向跟賣淫者/用藥者區分,以不至於落入敵方陣營「護家盟」的「抹黑描述」中。於是,這種「與污名切割」的做法,也使得部分性少數者的生存空間被限縮到更「骯髒、黑暗」的社會角落。

還記得三水街的男妓嗎?(圖片來源:徵信新聞報 1961,7,26)
還記得三水街的男妓嗎?(圖片來源:徵信新聞報 1961,7,26)

升彩虹旗的柯P 也是打壓流鶯的柯P

昨天是第十四屆的同志大遊行,清晨台北市政府史無前例地在市府升上了彩虹旗,媒體報導提到民眾大呼興奮又感動,北市府此舉的確令不少同志社群歡欣鼓舞,而不只是北市府,稍早在花蓮東華大學,同一天的台中市政府,也都掛起了彩虹旗,表達對部分同志的支持,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其臉書專頁也轉貼了升旗的照片,下了幾個標籤:「equality、loveislove、lovewins」。

不過,柯市府走馬上任以來,對於妓權團體持續要求設立「性專區1」的訴求,北市府只予回應「沒有相關規劃」,對照柯文哲選前自己說的「不是冷漠忽視他們的存在」,選前選後的兩種嘴臉,遭到流鶯Miko諷刺「查埔人,不要只剩一隻嘴」,市府的荒謬行徑,讓人啼笑皆非。

日日春曾經指出,由於沒有合法的性交易環境,造成流鶯在街上攬客困難,加上年紀較長的流鶯缺乏「青春肉體」的職業競爭力,迫使流鶯轉向網路攬客,Miko就是在網路論壇刊登性交易訊息後,被警方以《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29條起訴,負責此案的檢察官劉承武堅持Miko的性交易訊息就是「構成犯罪」。Miko,一個站街討生活的流鶯,就這樣背負著3年以下徒刑,併科100萬以下罰金的巨大壓力。

柯市府不僅是冷漠忽視性工作者而已,更承襲了台北市從陳水扁時代就遺留下來的「掃黃傳統」,要嚴打性產業。從1999年,馬市府年代開始實施的「正俗專案」,除了用刑法妨害風化移送業者以外,更以行政法處罰斷水電,並罰鍰30萬元,到了郝市府年代,報載2014到2016年這段期間,市府移送的案件高達53%因為舉證不足而不起訴,業者對行政裁罰有異議提出的訴願,有近八成的原處分遭到內政部撤銷,2015年撤銷率甚至高達100%

陳水扁主政時推行「八五九專案」,有291家色情業者關門大吉,當中有132家遭到斷水斷電,但因以《建築法》為法源依據,適法性的部分遭到監察院糾正。於是,才有了馬英九的「正俗專案」改以《都市計畫法》為法源依據。為了執行正俗專案、送辦違規業者,市警局要證明業者有「媒介性交易」的拉皮條行為,然而實際上有不少案件,警方單以「男證人承認性交易,發現衛生紙」,就予以移送。

就連北市都發局都曾抱怨道,「建築法、都市計畫法,都是規範建築或土地使用的法律,用它掃黃,於法不合」,有鑒於此,到了柯市府階段,便直接把處分函由「府級」改成轄下都發局來發函,對媒體的報導,北市府發新聞稿澄清時提到,去年(2015)4月29日,市府便授權都發局辦理正俗專案案件,訴願案件也就鬼使神差變成了「向北市府提起」,並稱市府的訴願審議委員會採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較新判決見解」,大都認為都發局處分的用法沒有不當而多「駁回訴願」。如此一來,改變了訴願導致原處分總被中央撤銷的窘境,2016年8月,都發局的資料顯示,去年6月到今年7月的一年間,提出訴願共42件,撤銷原處分的僅剩3件,駁回或不受理高達36件,北市府似乎滿意於這個層級改變後,訴願勝率高達90%的成果。

被撤銷原處分的業者可以申請國賠嗎?律師的意見是認定標準嚴格,就算警方偵辦有瑕疵,但是「只要合理懷疑犯罪」法院多半也就不會判決賠償。簡言之,這意思就是,遭警方硬扣違法帽子,最後處分即使被撤銷,業者仍形同「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了,至於因為店家而工作權也遭受影響的色情行業工作者呢?如何尋求關店的賠償?向誰尋求?

柯文哲使用巧計成功提升了訴願勝率,也就是為了要再繼續嚴打色情產業,在苦勞網的這篇報導中曾提到,上(9)個月北市萬華分局與柯文哲討論後舉辦了一場「轄區特種行業業者」座談會,邀請許多色情與娛樂行業業者參與,並針對萬華區女子拉客情形訂下「自律公約」來約束店家中的小姐拉客情況。

座談會後不久,10月21日下午,分局便出動了便衣刑警,在萬華區性產業集中的廣州街上,在嚴姓陸籍女子向分局長拉客說明「一節300元,包你爽」後,便將她帶回派出所法辦。這個讓民眾「有不良觀感」的拉客行為,分局甚至出台「防制飲酒陪侍女子拉客專案」來加以法辦(可見市警局新聞稿)。

所謂的「伊拉客行為讓民眾有不良觀感」、「影響觀光客觀光意願」等說法,此時竟也成為了柯市府與警方聯合強力掃蕩的理由。環環相扣的是,柯文哲選前話語對照現今行為的荒謬與差距,以及,昨日升上的彩虹旗,受到過去與街邊性工作者同屬性少數戰鬥陣營的同志社群頻頻按讚之時,背後的政治操作,又能被誰看見?

升彩虹旗的柯P,也是打壓流鶯的柯P。(攝影、設計/陳逸婷)
升彩虹旗的柯P,也是打壓流鶯的柯P。(攝影、設計/陳逸婷)

彩虹旗的盲點 市場資源挹注的篩選

過去兩三年間,一個個同志插畫家、直播網紅崛起2,以及透過同志友善、台灣人認同等理念,進行商品包裝行銷的「清寒創業者」 (譬如「25:01 Design T-Shirt」經營者陳郁翔)的出現3,到今年(2016)8月藝人唱酬高達3,000萬的「愛最大」演唱會,乃至資產估逾3億美元的中國企業Blued積極來台佈署,搶攻在地同志市場同時號稱重視公益,這一年間,各種大大小小市場資源急速挹入同運組織,或參與「同志友善」的形象塑造工程。此刻,自由市場似與人權價值已併肩同行,對非異性戀組織投注金錢,更被視為平衡性/別資源差距一大跨進,不過,真是如此嗎?

必須警醒的是,這些資源投注的對象,主要集中在肯認非異性戀的性傾向、單偶婚家形象與立法議程的花費上;相對而言,在「其他領域」——譬如涉及性的公衛醫療資源方面,卻增進不多。

以愛滋治療藥物為例(HAART),台灣雖早在1990年頒立的《後天免疫症候群防治條例》中,便明文「經檢查證實感染人類免疫病毒缺乏者,應通知其至指定之醫療機構免費治療或定期接受症狀檢查…」條文雖規範了檢驗與治療費用由國家給付制。然而,當政府在面對跨國藥廠提出的高額藥費時,卻因缺乏議價與砍價能力,財政負擔最後也就因此轉嫁成,由於個別感染者用不到也買不到新藥,而對健康成本的消耗,甚或對生命的傷害。

2000年,中央健保局與生產藥物的葛蘭素威康公司四次議價失敗,導致所有當時使用「3TC」的愛滋病毒感染者被迫換藥,3TC對於愛滋病的雞尾酒療法而言,影響層面廣泛,斷藥後果嚴重。2011年,以「同療效、價廉之處方優先」為原則而施行的愛滋藥品使用規範,則造成感染者因適應不良而需要更動藥物的結果,以2014年一份對956名服藥者所做調查為例,其中628人 (65%) 至少更動一次藥物配方,從開始使用到更動配方中間間隔一個月(35天),報告中提到,更換藥物的其一原因4為:血紅素下降/白血球低下(10.8℅),這是一線藥物「卡貝茲」所造成,而嚴重者血紅素低下恐造成肝腎變病。如果感染者想事先避免抗藥性問題,在服藥前先進行抗藥測試,自費費用高昂,若要透過健保給付,門檻又過高。

上述提及的藥價與政府財政問題,顯示特定市場資源得不到充分挹注。而另一方面,男同志社群透過「性」編織而成的市場與交易關係中,則因「禁色禁毒」意識形態而被迫地下化,然而,地下化的市場並未因此滅絕,反而是在缺乏規範性制衡與資訊透明等惡劣處境下,以「畸形且傷害買賣雙方」的方式殘存、持續。例如,各地警政署因業績考量,持續在UT等男同志網路上,對男同志進行釣魚的後果之一,便是讓市場充滿更多風險,衍生出前不久「假同志援交 見面掏真槍搶劫」事件 。

此外,「非法」的藥物市場更凸顯了缺乏資源者如何暴露在高風險之下,在道德與法律的雙重遏阻之下,使用者對於用藥的知識以及其經驗難以透過常態性的網絡加以進行,同樣被迫「地下化」。至於公共化的藥物使用空間,也在「G5派對」遭警方查抄到退票停辦、同志三溫暖aniki遭到一週兩至三次高頻臨檢,柯文哲不諱言「就是要把你(aniki)關了的意思」,這一家家同志夜店的歇業浪潮中,被不斷奪去。

在這趨勢下,時常伴隨性(感)交流而實踐的藥物娛樂越來越原子化、去交流、去公共化,這當中的傷害風險亦同。今年初,一對男同志在春節期間到高雄某旅館玩嗨,其中一人飲下愷他命、安非他命(或甲基安等類似物)、源頭不明壯陽性等活性物質摻揉而成的「混合包」後,全身發顫抽蓄,其同伴在無法獲得其他知識建議及情感支應下,因怕身分曝光,拿走對方「手機、皮包及所有證件,離開現場在外遊蕩躲藏」,最後仍為警方尋獲並以過失致死加以法辦

當政治與市場資源,紛紛投入在對同性情慾及同志婚姻的認可的同時,仍有許多性/別疆域被打壓、許多迫切的性/別資源日益貧瘠,在面向政治抗衡與資源分配路上,反諷地,護家盟紮立的稻草人形象或許是當下同志運動者最值得追求之目標︰「我們不斷做的事情就是創造這個社會最黑暗的角落,在最黑暗的店(電影)裡面,做最色情、最猥褻、最變態的事情。」

  • 1.性專區對於許多性工作者(尤其缺乏遮風避雨空間的街邊性工作者)來說是個有利解套,但也企盼專區落實之日,不會伴隨對其他區域的更嚴格管制、執行強度的更綿密落實。
  • 2.關於近期以同志生活、權益為主題發想的網路紅人,相關連結可參考1234。
  • 3.此外,在總統蔡英文的就職典禮上,邀請陳郁翔談青年創業,而他在致詞最後說道:我是台灣人,我以身為台灣人為驕傲!蝗胺你去吃屎!Taiwan NO.1!
  • 4.其他原因還有20.2℅ 皮疹、13.9℅神經系副作用、9.1℅腸胃不適、30.3℅服藥方式不便利、和10.4℅產生抗藥性或治療不如預期。參考抗人類免疫缺乏病毒藥品處方使用規範效果分析。

本資訊獲苦勞網授權轉載,原文連結:<同遊之後:論彩虹旗背後的政治操作與市場邏輯

 

 




苦勞網

苦勞網成立於1997年,是一個長期關注台灣社會運動相關訊息的網路媒體,以「運動的媒體,媒體的運動」自許,除與社運團體長期建立關係,作為對外發佈訊息的平台,並自產報導傳遞出主流媒體不感興趣的邊緣聲音之外,也將媒體本身看作是論述實踐的一部分。在當前社會高度分化,抗爭者多為個別情境所侷限的背景之下,透過實地採訪與報導評論寫作,試圖介入議題並產生連帶,與行動者共同創造出更具有廣度與厚度的批判性視野。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