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僧侶出櫃:佛祖不因任何人的性別或出身將其分等|校園同志甦醒日

東京東京港區的一間寺廟中,26歲的僧侶西村宏堂是公開出櫃的同志,他毫不掩飾自己喜愛化妝、熱愛各種樣式的服裝、喜歡同性、參與同志雜誌拍攝等等『貌似』有辱佛門、離經叛道之事,對他來說,佛教有著廣闊的詮釋,從佛學裡,他找到更多對自身的肯定,並且也熱於幫助身旁的人們,「我知道佛祖並不因任何人的性別或出身,而將他們分等,我覺得只要做你相信是好的事,就對了。」

香港記者甄俊宇訪問西村宏堂時,相約在他家的寺院中見面,甄俊宇觀察西村宏堂,「他年紀比我想像中的輕,只不過26歲,面容雖尚帶稚嫩,但穿上袈裟,散發一份莊嚴,也許我早在網絡上看過他的另一形象,會格外留意他的動作。走路總是小步小步,雙手慣性地交叠放身前,說話的聲音也格外溫柔。」

延伸閱讀:
【有片】12歲摩門少女勇敢出櫃:我要尋找彩虹
同性戀修女為愛還俗,喜結連理
英國首次有主教公開同性戀取向

在日本,自明治時期以後,為了降低宗教對人民的影響,「和尚」成為「凡人化」的「工作」,可以喝酒吃肉、娶妻生子,許多寺廟也成為家族世襲。因此對於不少人來說,「和尚」這份工作待遇好、頗受尊重、如果還有寺廟繼承就更為加分,是個很不錯的出路,而西村宏堂就出生於這樣的寺廟家庭,是為寺廟的繼承人,而雖然家中難得的並未逼他繼承家業,但周遭親友與信徒的期待,仍讓他頗感壓力,「我小時候並沒有真的打算做和尚,可能因為我自小就在這環境長大,信徒們的期望,對我來說很不舒服。」

除了未來的工作外,高中時的西村宏堂還默默承受着另一種壓力,「我喜歡男生,但那時我不敢跟其他人說,害怕他們會覺得我不正常,不想跟我做朋友。」在掙扎壓抑的同時,他逐漸反思日本的教育制度,「我覺得大家都跟從社會定義為正常的事,我對此不能同意。如果為了迎合,而要做一些自己不認同的事,我會感到很憤怒或失望。」而他的疑問反而讓他在講求服從、一致的日本社會中,更感到自身的難以融入。

因為以上的各種原因,18歲時的西村宏堂選擇隻身離開日本,到美國讀書。而美國開放的同志文化打開他的心與視野,讓他更有勇氣展現自己,嘗試各種打扮與化妝,且樂於看見自己的各種面貌。一次機緣下,西村宏堂在幫朋友化妝時,展現出極高的天份,他並因此成為專業化妝師,許多時尚雜誌的名模拍照以及環球小姐選拔時都來找他幫忙化妝。而在化妝事業發展正好之際,西村宏堂開始思索人生與社會文化,反而更想了解那曾令他感到厭惡抗拒的日本民族性及家中佛教,「我開始對世界有很多疑問,為甚麼我們要守規矩?為甚麼我們要做好人?為甚麼我們活着?我希望從佛學裏得到答案。」

於是,西村宏堂開始長達兩年斷斷續續的修行與考試,但在修行中,他也開始面對一個極大問題,喜歡化妝、熱愛各種樣式的服裝、喜歡同性等事,即使現代規定與寬念都已較為寬鬆,對於日本佛教界來說,許多人仍認為是離經判道、有辱佛門。西村宏堂擔心地詢問師傅,沒想到師傅反而幫他上了一課:「如果你能傳達每個人都是平等、都可以得道的訊息,而你的妝容,又可以幫助你做到這件事,那有何不可?」而這也更堅定了西村宏堂的修行之心,「我認為佛教可以有廣闊的詮釋。因為很多今日所知的傳統、規矩,都是佛祖死了後才確立的。是為了保護當時社會及宗教團體的利益,多於為信徒而設立。」對於西村宏堂來說,佛教更重要的是要傳達做好事的觀念與實踐,就像是化妝這件事,他認為化妝可以讓人更自信,並帶給人們快樂。而在參與同志刊物《Out in Japan》拍攝時,他認識了許多日本的同志,發現不少同志對於化妝頗為陌生、技巧也不好,於是便開始教導他們,透過妝容建立自信、勇於展現自我!

對於西村宏堂來說,同志身份和宗教從來就非對立衝突,「我知道佛祖並不因任何人的性別或出身,而將他們分等,我覺得只要做你相信是好的事,就對了。」

(WB)

本文獲校園同志甦醒日授權發布,原文連結:<日本僧侶出櫃:佛祖不因任何人的性別或出身將其分等
資料來源:化妝變裝到出櫃 日本僧侶:佛祖沒說不行

 

校園同志甦醒日

校園同志甦醒日(GLAD)今年開始轉型為學生性質的NGO,旨在落實校園性別友善、並促使校園中全部的同志都可以開始快樂的生活。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