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衣櫃裡 – 看《彩虹交匯處》後有感|祖祖

作者:祖祖

鎖鏈,可以束縛我們的身體,但束縛不了我們的意志。有人說,用衣櫃來形容對同志的枷鎖,是最適合不過,我們日常遭受社會上、法律上、道德上的束縛,已經讓身體處處受到限制,很多事情不能做、擔心有後果、害怕被出櫃。久而久之,自己也習慣了,本來以為出櫃了,原來又再返回衣櫃,束縛自己精神意志。

延伸閱讀:
「彩虹」 在細節 – 從《彩虹交匯處》看香港電台的精品製作|Mo
香港同志運動40年(節錄)|祖祖
從鄧達智找到人生伴侶曝看各種刻板印象與歧視
9大同志「假友善」經典語錄 你聽過幾個?

近日,港台電視製作一輯節目(編按:《彩虹交匯處》),探討性小眾的日常辛酸。開首的第一個故事,便是討論一名大學講師租屋有困難,搬入新居數星期,便被鄰居老人家不滿,處處針對,結果無奈搬走。

歧視,不一定是要生要死,轟轟烈烈。很多時候,鄰居和樓下看更的白眼,甚至耳語,都足以有力量對付自己,要重返衣櫃。




實在有太多性小眾遇上生活困難,特別是住屋,令我們無處容身,找不到一處合適居住的家。有跨性別朋友,尚未更改身份證性別,即使已經與業主和代理協議好租約,卻因為登記時,業主看到身份證性別不符外表,忽然拒租,甚至無理要求交付一年按金,間接拒租。

有同志為了成家,無奈進入衣櫃,租住時不交代身分,避免拒租,但真正的困難,可能是租住後才出現。鄰居,不知道他們的看法,樓下看更,更不知道他的態度,有時候帶男生回家,出出入入,他們也會心生疑問,為何這戶人家不會帶異性朋友回家?

白眼和耳語,是最細緻的枷鎖,足以讓同志返回衣櫃,而且是衣櫃深處。同志待久了,以為是習慣,把不平常化為正常,這才最為危險。當我們覺醒,發現平常生活是收收埋埋,習非成是,好應該叫醒身邊人,衣櫃就在生活間,要改變風氣,改變社會對同志的態度,不只有我們走出衣櫃,而是社會本身沒有衣櫃。

祖祖|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

鍾智灝(祖祖)女同學社幹事 性別運動九十後,要用文字鬆綁你的性想象,消除社會一切對非典型身分的偏見與壓榨。不用罪疚,但要歡愉。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