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的「見光死」怪物|祖祖

作者:祖祖

死的方法有千萬種,但有一種死法,叫「見光死」。瘋靡台港電影圈的導演九把刀,近日再獻新猷,推出《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在主流電影植入小眾視野,在九把刀的作品裡並非新鮮事,但以怪物名義單刀直入,要觀眾看過內容,代入角色,同情戲中怪物,算第一次。

怪物一詞,常見於歐美流行圈,暗喻小眾,那堆被社會邊緣的、排斥的、歧視的異類,通通被稱怪物。後來酷兒思潮興起,小眾挪用,賦予一點正面意思,但不減諷刺味。

延伸閱讀:
《樓下的房客》卡司篇李康生森竣上演同志恩怨
海外華人同志的反思 -《紐約斷背衫》觀後感|Duncan Lau
【影片】《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正式預告片

男主角本性善良,但身於壞分子班別,成為異類,常遭同學玩弄。劇中老師,具宗教背景,口裡常說仁義道德,但卻寬待壞同學,從不給予實質懲罰。網絡曾流行一幅改圖,胖虎欺負大雄,但老師不是批評胖虎,反而兩人一起懲罰,假仁假義,最終也是縱容惡行。

導演說得直白,把戲中惡行暗喻歧視偏見,若依從此法,便看懂內裡心思。為了不被歧視,有人選擇學習主角,歧視其他異類,令自己誤以為不再異類,成為歧視的圈子,不被同伴歧視。有人學習老師,假裝中立,放生歧視,但最終老師只能換取暫時安寧,最終歧視坐大,屠刀落在老師頭上。



無論角色如何選擇,大家仍然難逃歧視,需要一死。儘管主角本性良善,最初打算找尋原因,在網上搜集舊報,究竟怪物最初如何成為怪物?

主角雖曾道德掙扎,但礙於群著壞分子,責任共負,一起承擔,結果深感已被同化,不能獨善其身,惟有賜自己一死。

其實怪物也是身不由己,誰想把自己成為怪物,但因為種種自己不能控制的理由,怪物「被成為」一隻怪物。導演刻意把怪物說成見光,比喻明顯,不少小眾為了生活,甚至是僅僅生存,收埋自己,不肯曝光,避免自己被他人發現,只看表面,遭到誤解,結果受到傷害。

不論戲內戲外,大家都有機會「被成為」怪物,只是遲早的事,但反過來看,為何不一開始放下歧見,選擇聆聽和了解怪物心聲,減低恐懼。最後,事情可能在未惡化前,成功阻止以冤報冤,世上就不會有更多人,因歧視散播而死。

九把刀說得坦白直接,要你感受到歧視可怕,先讓你代入其中,讓自己定位是戲中怪物,體驗那種不自在。

只要我們願意走出那第一步,世界可以不一樣。

祖祖|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

鍾智灝(祖祖)女同學社幹事 性別運動九十後,要用文字鬆綁你的性想象,消除社會一切對非典型身分的偏見與壓榨。不用罪疚,但要歡愉。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