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變成負擔 — 專訪《澡動青春》導演安紀澈|Lillian

採訪及撰文:Lillian Liu(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美藉韓裔導演Andrew Ahn安紀澈去年初憑著其首部自編自導長片作品《澡動青春》(Spa Night)入圍全美國最大型的獨立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辛丹斯電影節)。而在去年九月底,他帶著這部作品,隨辛丹斯2016一同來到了香港。

關於《澡動青春》

安紀澈導演(下稱Andrew)於2011年及2012年拍攝的短片作品AndyDol (First Birthday)均以韓國傳統文化、居美韓國族群、成長和身份/認同為題材,《澡動青春》也不例外。這次故事的主軴圍繞著在洛杉磯土生土長、個性內斂的韓國大男孩David和他的父母親。一開始,他們一家三口過著「典型」又簡單的生活:David的父母為移民第一代,於年青時從韓國遷到美國洛杉磯,在城中的Koreatown經營韓式餐館;David則中學畢業不久,對前路還沒有巨體的打算,在餐館裡幫忙。然而,餐館生意每況愈下,最終面臨倒閉。David的母親經朋友介紹,到了另一家餐館當侍應;中年失業的父親卻只能找到一些有一天沒一天的散工,整個人也越來越消極。不過,他們還是冀望兒子可以考上好的大學,以後能有一份安穩的工作,於是不辭勞苦地賺錢,好讓David報讀知名的大學入學試補習班。這一切看在David眼內,總是十分不捨。有天,他偶然地看到一家汗蒸幕(韓式桑拿)正在請人,便開始隱瞞著家人,於補習時間到汗蒸幕上班,後來更在這個表面上極之傳統和保守的空間裡,發現了令他難以置信的事。

此階段中的David,在希望能夠減輕家中經濟負擔與實現父母對他的期望之間拉扯,他開始思索自己的未來到底有甚麼樣的選擇、自己又是個怎樣的人。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韓國】同志生活在首爾:一個與台北經驗的對比
海外華人同志的反思 -《紐約斷背衫》觀後感
韓國「厭女現象」 歐巴:職場文化加劇性別矛盾



關於族群.文化.傳統

《澡動青春》的原文片名叫SPA NIGHT,顧名思義,這個故事和Spa脫離不了關係。電影於開頭就有一段,講述David和父母一起到汗蒸幕,結束後在大廳聊天休息。由於汗蒸幕分男、女賓部,David的媽媽總覺得,丈夫每次都有兒子陪伴,她卻自己一個,有點寂寞。此時,她注意到旁邊的一對韓國老夫妻,身邊有兒子和媳婦作伴,好生羨慕,便對David說:「你要不要也娶一個漂亮的韓國女孩為妻?」David答道:「如果我娶白人呢?」媽媽馬上反問:「這樣的話,你爸爸要怎麼和她溝通?」

談起這一幕,Andrew說:「在我看來,美國的韓國族群 (Korean-American community) 有趣的是,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緊閉 (close),他們喜歡和其他韓國人聯繫、聚在一起。而我覺得,這或多或少與韓國文化中,對家庭觀念的重視有關。所以,如果自己的孩子也和韓國人結婚,他們就可以生韓國小朋友,共組韓國家庭。但是,因為他的性取向,David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滿足父母的期望!這甚至算不上是一個自私的願望。而是,父母親會覺得『我們要怎樣和媳婦或女婿溝通呢?』、『我們要如何成為一家人?』在整部電影中,David正背負著這些壓力、這種期待:他要成功、要賺大錢、要像其他韓裔美國人一樣優秀、以跟他們一樣的方式過家庭生活〔…〕而在當地的韓國圈子這麼小,萬一有甚麼行差踏錯或鬧出甚麼事,很容易就會被傳開去。所以,大家某程度上都只想合群一點(just be a part of the community)。但當你是同性戀,整件事就不一樣了!這就是為甚麼David會一直那麼努力隱藏自己的同志身份。」



不過,Andrew其實一開始也和他筆下的角色一樣,從來沒想過某些事會在汗蒸幕裡發生——沒想過這個承載著韓國傳統、連結著一整個(海外)族群的文化空間,事實上還藏著另一種地下文化。直到有一次,Andrew的朋友向他講述自己在一家汗蒸幕裡,與別的男同志「搭上」(hook up)的經歷,Andrew才知道,原來有那麼一個隱藏的小房間,成為了男同志們的私密逃逸地點:「我當時十分意外!我小時候經常去汗蒸幕,但完全沒想過這種事情正在發生。因此,整件事讓我很驚訝。它聽起來很錯,但同時又有點……引人入『性』!」

從此,汗蒸幕對Andrew來說,變成了一個具備多重意義的地方,並決定把它寫成《澡動青春》中,David對於自身同志身份的探索的開端:「汗蒸幕迷人和有趣之處在於,因為David在裡面工作,他可以理所當然地、近距離地接觸這件事,而他的身份又得以被保護。因為汗蒸幕是一個文化空間(cultural space),『文化』在這裡形成了一個保護層,它讓人在探索自身的性取向的同時,又使他們可以隱藏起自己的這一面。」

關於導演.電影作為媒介

Andrew曾多次在其他訪問中被問到,他是否有任何特定的信息想透過《澡動青春》傳遞給觀眾。而他每次都給予否定的答案。這次,當我(以香港社會對男/女同性戀者的接受程度之差異作為比較)向他問起,如今韓國族群如何看待性小眾時,他便表示,這其實正是他的創作動機:「我也覺得女同性戀者〔在韓國族群中〕被接受的程度較高一點點……就例如,妳可以看到像《下女的誘惑》(The Handmaiden)那樣的女同志電影;我今年四月帶著《澡動青春》回韓國參加全州國際電影節,當時其中一部大獎得主作品就是一部女同志電影。但當故事是關於兩個男性的時候,我同意妳剛才對於在父權社會中,男性陽剛特質(masculinity)被推崇、必須被維持和鞏固的說法──這正是韓國文化中的一個核心元素我之所以創作出《澡動青春》,就是希望可以藉著電影,探討這個在韓國族群中,不常被提及的話題。」

問到Andrew是否有任何特定的信息想透過《澡動青春》傳遞給觀眾,他每次都給予否定的答案。

除此之外,Andrew更直言:「其實我覺得自己和故事中的David一樣渴望成功。希望憑著在人生道路上的成功,讓父母接受自己的全部。拍攝《澡動青春》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我一定要拍出一部非常好的電影,這樣它才能入圍像辛丹斯一樣的知名影展,我的父母親或者就能接受它是一部關於同性戀的電影!』我自己也會有這方面的憂慮。」

關於身份.親情.愛與期望

對於整部電影的人物設定、情節編排和拍攝手法,Andrew這樣形容:「我希望在《澡動青春》中,呈現出一個充滿愛的家庭的故事;他們的關係非常緊密,而David在這個成長階段中的所有內心掙紮,正來自於這份愛。因為,假若他的父母不愛他,他也討厭他們,他大可以一走了之!這份跨世代的愛,有時候會和我們渴望被愛的方式有所不同。但是,也正因為這份父母對孩子的愛,David渴望自己可以兼顧不同的身份和社會角色,並在這之間找到平衡;他可不可以同時當一個好兒子、一個稱職的朋友、一個好學生、一個好員工和一個男同志?這也是我和《澡動青春》的攝影師決定以大量特寫鏡頭拍攝局部的身體的原因之一:我覺得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就是這樣逐個部份、一步一步地(piece by piece, step by step)探索和了解自我。我筆下的David在追尋的,是一份完整性(sense of wholeness),但這過程十分不容易。我甚至覺得,這其實非關韓國人或性小眾──每個人本來就有很多種不同的身份要兼顧,我們都希望可以使這些不同的身份,同時並存在自己這一副軀體內。」



《澡動青春》對於片中人物的情感的表述方式,就如David的個性一樣內斂。他看起來那麼脆弱——倒也不是像溫室裡的玫瑰的那種類型,但你能切實地感覺到,他默默把多少重擔往自己的肩上扛。作為觀眾,你清楚知道,他隨時會承受不住;你希望在某個情節中,他會突然大吼大叫,把所有的負面情緒一次過宣洩出來。然而,他沒有。

直至片尾的那一幕,在憂鬱的藍色燈光下,在汗蒸幕裡的他,拾起一塊磨砂毛巾往自己赤裸的身體一直來回地、大用地擦。壓抑已久的情緒終於藏不住,但David卻還是選擇以這種方式折磨自己,直到皮肉之苦能使他痛得流出眼淚來。

不過,Andrew倒也沒有讓David的這段青春故事以悲劇收場,但(幸好)也不是個「超現實」溫馨大團圓。Andrew寫給這個成長階段中的David的是,令我聯想起法國電影新浪潮代表作:杜魯褔的《四百擊》(Les Quatre Cents Coups),以及魁北克頑童導演Xavier Dolan的《慈母多惡兒》(Mommy)的那種結局──這三部作品的主角,在他們那段被寫進電影裡的故事(暫時)結束時,都以各自的步伐昂首向前跑。一如Andrew所說:「我選擇以這個方式寄予一種希望〔…〕我相信,人生沒那麼簡單,David不可能這麼快就走到『那一步』…但是,在故事中的那兩年裡,他成長了。現在,他知道,他可以為自己作出不一樣的選擇。而我們可以相信,他會好好照顧自己 (We can believe that, you know, he’ll take care of himself)。」

相關連結:
Andrew Ahn安紀澈個人網站
2017辛丹斯電影節:香港

Please share 🙂

Lillian Liu

獅子座,專長拖稿。法國里昂第三大學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小心地滑。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