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女性做任何事,都免不了被評論外貌?|臺大學生會性別工作坊

近日主播丁元凱轉播世大運舉重項目時,屢屢發表與運動專業不甚相關的女性外貌評論,諸如「舉重也是有顏值高的」、「以印度人來說她的顏值算很高的」,引起網友的撻伐。

在當前的父權體制中,相較於男性,女性似乎無論專業為何,總是不免被評論一番外表。假使你願意做個實驗,打開搜尋引擎,分別輸入「男運動員」(https://goo.gl/t4VbYr)與「女運動員」(https://goo.gl/onQZe3),便會發現,關乎運動員外貌的條目,兩者有明顯數量差距。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化妝是處於男權社會中取悅男性的表現嗎?
許淑淨必須「把裙子穿回來」? 性別刻板印象要荼毒台灣到何時?
女性被定型易貶低自我 傳媒加劇性別定型觀念

“男運動員” 搜尋結果

女性的身體外貌與性吸引力,一直是個被大量凝視所關注的客體,也重複於傳播媒體中再現,在看見女性的專業能力之前,外貌總會先被討論,甚或對於外貌的討論壓過了對專業能力的肯認,彷彿女性不論做什麼事、如何的自我實現,到最後仍脫離不了男性凝視的性客體位置。也因此,運動場域中,女性運動員一方面努力在賽事中脫穎而出,一方面卻需要面對外界種種的外貌規訓 [1],「女生運動會喪失魅力」等說法屢見不鮮。

“女運動員” 搜尋結果

換到運動以外的場域,諸如政治工作、服務業,不斷品評女性外貌的現象也非少見 [2]。丁主播此次的言論,或許並非只是個人的舉措失當,而該理解為社會現況的反映,反映了我們的社會如何以種種論述、媒體再現,將女性置於客體位置,使女性動輒如走在鋼索上,必須在自我實現的過程中,仍需戒慎恐懼的在乎自己是否合於一個「女性」的樣子。

P.S 1
【所以慾望女體就是把女性客體化嗎?難道我不能覺得女運動員很漂亮?】
單純的表達欣賞,大概很少人會說不行。會出問題的是,在一個專業運動賽事的場合,持有話語權的人卻是強調外貌,而忽略體育專業能力,彷彿女性只具有外貌可以談論,甚至再製女性做任何事都必須留意外貌的壓迫。將女性主義等同禁慾主義是一個流傳已久的迷思,事實上女性主義並不反對情慾,女性主義也不會說一定要做什麼或一定不能做什麼,而是關心如何批判性檢視現有的社會文化,進而提供個人對抗、改變父權體制的可能行動策略。



P.S 2
【可是現在也很多「小鮮肉運動員」的報導,這不是物化男性嗎?怎麼不見人出來反對?】
小編不否認逐漸變遷的社會文化中,男性或許有成為慾望客體的傾向,但事情也不能看得太過簡單,覺得男女互換情況就都一樣。在呈現男性的身體外貌和性吸引力時,往往再現男性陽剛、專業、獨立的形象,比之於女性被再現為依賴可人、身(外貌)-心(專業能力)對立兩難全的狀態,有其程度上的差異,且將這些再現放置於長久以來視男性為主體、女性為客體的社會脈絡中,其影響也不盡相同。然而,小編不否認,可能有個別男性被視為慾望客體而受壓迫,當事人所受的傷害程度也非運用任何一個性別理論能簡單論斷,例如,男性成為復仇式色情(revenge porn)[3]、性騷擾或性侵害受害者的新聞並非完全沒有,而這些受害者的艱難處境,很大程度上也與父權體制脫不了關係 [4]。



註:
[1] 相關報導可以參見這篇:https://goo.gl/8GTs59
[2] 舉政治場域為例,可以再做個有趣的實驗:用搜尋引擎搜尋「蔡英文 衣服」(https://goo.gl/AUQ9Dd)與「馬英九 衣服」(https://goo.gl/kU3atM),也可以發現即使同為國家元首,被評論穿著的頻率仍有所差異。
[3] 復仇式色情意指未經本人同意,散佈性愛影片、照片的行為。
[4] 男性受害者在父權體制下的艱難處境,可以參考這篇:https://goo.gl/p8ztML

相關報導:https://goo.gl/yccWn8

本文獲臺大學生會性別部授權發布,原文連結:<為何女性做任何事,都免不了被評論外貌?

Please share 🙂

臺大學生會性別部

《臺大學生會性別工作坊》致力以行動召喚性別友善的臺大校園!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