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殺的言論自由,被埋葬的同志平權|五仔

文:五仔

身為同志,筆者時常於民主牆張貼挺同標語,希望更多人得知現今同志的納喊。民主牆不大,卻容納百川。它是表達政治宣言的渠道,它就是言論自由的體現。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歧視言論不是學術自由與多元!
寫於回歸20周年:輸了一切都要捍衛尊嚴(同志篇)
再談慢必、反歧視法與言論自由
【不要「種族歧視」內地人?】-由被種族清洗的港人角度說起

香港言論自由來得珍貴,多年風風雨雨。雖節節敗退,港人仍然努力捍衛。它始終成功植根於香港,成為港人口中的“核心價值”。

直到上周,威權政治勢力終於僕殺到一道牆上。民主牆只是僅僅出現“香港獨立”四大字,當中完全不涵蓋有關“獨立”的問題: 如何獨立?何時獨立?如何達至獨立?。運用常理都明白,空有四大字“香港獨立”,完全不能夠啟動獨立的狀態。它最終只會是民主牆上一張A4白紙。




人民言論自由是實現公民權利的先決條件,是理解自我想法和探求知識的機會。容許表達信息,人民才能根據資訊做出合理判斷。言論自由同時是社會進步的根源。通過辯論,讓人民修正或引發新想法和政策,達至真理。不論港人同意與否,健康的公民社會能夠借此引發討論,例如舉辦論壇,研究政策,分析地方政治等,從而判斷香港前途,這才是成熟的公民意識、民主機制。另外,儘管“恭喜蔡若蓮”等字眼不適當,但根據民主牆上的守則和負責管理的學生會亦可以處理,如同過去的處理方式。

本來香港應要向自由、民主的道路邁進。偏偏威權政府就是要拉起撕裂,鬥爭的旗幟,加上議員、校長、與一眾無關的牛鬼蛇神外圍組織批鬥學生,恐嚇對方取消學席,被控煽動罪,甚至連坐法,拖垮其他無關學生實習機會等各種政治追殺,消滅任何一絲絲討論的空間。最終,學園只會變成人人自危、互相敵視的白色恐怖境地。




筆者看著被埋葬的四大字-“不再恐同”,如同看到我城現況。儘管過去面對主權移交問題,但香港政治穩定,公民有空間和機會去游說議員為小眾爭取權利。當年只要再爭取民協四位議員的支持,使通過性傾向反歧視法。過去,我們有能力逆轉未來,為民主和人權打拼。

現在,牆上出現無數複印的“香港獨立”標語,與大陸學生“捍衛言論自由”而撕毀的紙碎。牆上只餘下政治鬥爭的戰況。筆者不但不可能逼使保守港府為小眾平權,社會還要倒退到為一小道牆保衛真正言論自由。正正香港政府親手埋葬同志平權,以及其他一眾民生議題進入政治議程的機會。此時此刻,何談民主,何談平權?

Please share 🙂

五仔

簡介: 一個就快變中佬的五仔。但願有日,我地能夠走出黑暗的角落,係更自由的社會,接受世人祝福。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