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對親子教我們該「這樣教小孩」-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影後感|Franki

編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

文 :Franki(G點電視義工)

「我媽媽說我是一個罪孽深重的小孩。」

「我想告訴你,你媽媽不一定都是對的。」  

縱觀香港、台灣或者外國,當提到性教育、性別教育、同性婚姻或性別轉換手術,或其他較為「敏感」的議題時,保守派人士總愛把小孩子推出來說「我要點教仔」、「我要怎麼教小孩」、「同志領養小孩是在傷害無法選擇的小孩」。但回心一想,他們真的有這麼在乎小孩嗎?在台灣,保守派在打壓可以幫他們教小孩的性別平等教育;在香港,有天主教學校借觀課逼家長觀看內容失實的影片反對性別承認法。究竟他們是不是只是拿小孩的名義,去做為他們信仰的那套保守價值觀的藉口?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曾經是同志失落時代 – 《曾經是同志》《失落時代》影後感
當愛變成負擔 — 專訪《澡動青春》導演安紀澈
【非男也非女】性別承認法 – 第三性別人士怎麼看 – G計劃2017作品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彼らが本気で編むときは、)片中,用五種母子/母女關係去詢問,怎麼樣才對小孩子好的教養方式,什麼才是真正為了孩子著想:

小友的母親廣美為了愛情離家出走,把小友丟給弟弟牧生照顧

小友的母親廣美為了愛情離家出走,把小友丟給弟弟牧生照顧,當被質疑時只會說「我是個母親,也是個女人啊」; 牧生的情人凜子不是真正的母親甚至不是個女人,但她的溫柔包容著小友,在最後小友對著突然回來的母親「凜子會給我做可愛的便當、會幫我辮可愛的辮子、會教我編織、會陪我一起睡覺,為什麼你都不會」;

牧生的情人凜子不是真正的母親甚至不是個女人,但她的溫柔包容著小友

廣美跟牧生的母親因為丈夫拋妻棄子,專注的在孩子身上,也把怨氣壓在他們之上,導致廣美只能離家出來,甚至當小友質疑她的時候大喊「我也不懂(要怎麼跟友子你相處)、我不會那些啊」;

凜子的母親坦然接受凜子的一切,不怕被男友說她根本就是黑道,強悍地對小友說「如果你敢傷害凜子,我不會放過你」; 小友的同學小凱喜歡上同性的學長,母親卻只會要求小凱成為她所希望的那個「正常」的樣子,「就算在學校也不要跟小友說話,你看到小友跟那個怪人(凜子)在一起,你要保持正常」。

小凱喜歡上同性的學長,母親卻只會要求小凱成為她所希望的那個「正常」的樣子

這五種不同關係並列一起,都在詢問,親子關係的核心是什麼?是血緣嗎?是性別嗎?還是如何作為家長而行動? 當保守派認為孩子沒有選擇的權力、沒有足夠的智慧與知識去判斷,這只不過是不信任孩子,在質疑他們、這是與培力相衝突的奪權。小友跟小凱在最後,各自用著自己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感情思考,當廣美逼問凜子「不是母親甚至不是女人時」,小友直接質疑母親;而小凱發現母親偷看自己寫給學長的情書甚至把它撕爛,他直接自殺表示不滿。

凜子的母親:「我沒有生真的胸部給你,只好編一個假的給你」

孩子並非什麼都不懂,小孩甚至不需要你去教。孩子需要的,不過是單純地對待孩子,直視他的眼睛並陪著他經驗這個世界。就像凜子的母親,當凜子還是叫凜太郎的時候,向她說我好想要一胸部時,她編織了一對假胸部給她:「我沒有生真的胸部給你,只好編一個假的給你」。孩子需要的,是當他們面對外面那個會罵同性戀變態、跨性別人妖的時候,知道有一個家可以回去,有人永遠在背後支持他們。  




這電影有提到跨性別者及其家庭遇到的艱難,但更重要的是,它呈現是跨性別者也不過是眾多家庭樣態的其中一種,與其他家庭一樣普通或不普通。但更重要的主旨是,就如同在台灣上映的其中一個宣傳語:「這樣教小孩」。

下一次,當一個保守派又一次拿小孩做擋箭牌,說「因為你們這些死同性戀、死人妖,害我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的時候,跟他們一起看這部電影,好好教育他們要「這樣教小孩」。

Please share 🙂

G點電視

「G點電視」由女同學社於2008年創辦,是香港首個為同志社群服務的網上電視台,以新媒體作為介入社會與文化的切入點,移風易俗。開台短短數年,製作超過400段影片,題材廣泛。為了讓資訊更多元化,G點電視於2013年開始提供文字資訊,期望發展成一個文字與影像結合的香港同志媒體。 拍攝邀請及採訪|gdottv.ntxs@gmail.com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