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安全套仲慘過佔中|伍仔

文:伍仔

早前「關懷愛滋」在網上訪問多名香港大學生, 當中近四成受訪者表示曾在校園內發生性行為。然而, 受訪者認為校內不便利獲得或購買安全套。 報告更指出普遍大學生誤以為體外射精或計算安全期能有效避孕, 認知程度與中學生或邊青無異。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安全套到底有幾多種?|糖不甩
單純禁止出版,你認為能夠阻止年輕人的好奇心嗎?|Louis Lee
中小學戀愛及性教育調查 六成教師稱不足

學生性知識不足,難道就要歸咎於學生嗎?

前年樹仁大學學生會欲舉辦性別文化節,但校方以「 派安全套會鼓勵性行為」為由拒絕張貼海報。 校方更強調學生會如繼續派套, 校方會強行取消性別文化節的場地申請。 去年浸會大學亦因宗教背景表明不贊成擺設安全套售賣機。

校方對性的態度出奇地比其他議題保守。連佔中爭議之大, 校方都不曾阻止場地租借和宣傳。更莫論驅趕黃之鋒、 周永康等人離開校園。何君堯再三致函港大, 都未能動戴耀廷一分一毫。為何派安全套活動就直接被DQ呢? 筆者不理解安全套如何損害大學形象。派安全套不是鼓勵性行為, 相反能保障學生進行安全性行為。 相信各位讀者對安全套功用耳熟能詳,例如避孕和防止性疾病傳播, 效果如此卓越。因此校方更應尊重學生選擇、保障健康為由, 大肆宣揚安全性行為,顯示該學府多元開放的作風。




儘管學生願意正視性知識不足,前提各學校需提供課程和配套。 教育署自1997年訂立學校性教育指引, 部分指引內容至今依然適用,例如“性是自然, 令人滿足的生活體驗” 。電視台更會製作教育電視,提供最基本的性教育知識。當年香港, 比2001年才訂立性別平等教育的台灣來得進步。 但教育局自此不再修訂。局方更沒有硬性規定整套性教育框架, 包括容許校方自訂教材、自訂內容、自訂課時。這程度的性教育, 難免讓學生接受不一樣,甚至錯誤的性教育資訊。

筆者更不理解“不鼓勵婚前性行為”的論點。情侶不是生產機器, 性行為不單止插入生仔等流水作業的工序, 我們更不保證首次嘗試就成功懷孕。相反, 伴侶多次練習更有助理解對方需要,視敦倫為相愛的見證, 情感的昇華更佳。否則,筆者為該情侶的感情基礎感憂心。

性乃人之所需。年輕人青春無敵,學生不在校園性愛, 難道百年歸老才在老人院動手? 關鍵在於是否配備足夠性知識,以及伴侶意願。學生誤信體外射精、 安全期等資訊,實屬責無旁貸。但認識性教育不是個人興趣, 是整個社會跟教育制度的責任。從何時起,香港人變得愈來愈保守、 愈來愈恐懼性呢? 筆者期望教育局與年輕人同行,追上時代,重訂整套性教育指引。

Please share 🙂

五仔

簡介: 一個就快變中佬的五仔。但願有日,我地能夠走出黑暗的角落,係更自由的社會,接受世人祝福。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