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世界愛滋病日之際:基督擁抱痲瘋病人,也擁抱愛滋病感染者|Sunny

今天(1/12)是世界愛滋病日,這天旨在提高社會對愛滋病的關注意識,而因為全球愛滋病首例是在1981年此日診斷出來的,故就將這日訂為世界愛滋病日。前幾天在同志遊行後,我寫了一篇文章分享遊行後感,但我感到驚訝的是有網友(他應該是基督徒,因為他很喜歡引用不完整的聖經金句來討論)竟然還在用愛滋病來攻擊同性戀者,還說愛滋病是神對同性戀者的懲罰,只有他們「拗直」才能被神醫治。網友能夠說出如此的說話,我相信是因為教會對同性戀的嚴重污名化、基督教滲入了民間信仰那種「天譴論」,加上對醫學常識的不認識才會有這樣反應。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同志遊行】那接近無限溫暖的藍|SCMHK
派安全套仲慘過佔中|伍仔
【同志遊行】主愛臨香江,耶穌愛同志|Sunny

我先簡單說明一下何謂愛滋病。我們不時聽到人們用AIDS和HIV來稱呼愛滋病,那究竟這兩個英文字有何分別呢?原來HIV是指引發愛滋病的病毒,AIDS才是愛滋病,而當一個人感染了病毒後,也不會立刻病發,因為現時的藥物治療已十分可靠,不少愛滋病感染者已可用藥物妥善控制病情,所以身體狀況甚至和非感染者完全沒分別的。愛滋病在現時來說是一種不治之症,但其實糖尿病也是一種不治之症,是指一種沒法完全根治的疾病,卻可以利用藥物來完全控制病情,所以愛滋病也可被稱為一種長期病患,或是慢性病,而透過定期的服用藥物,感染者的壽命已和普通人沒分別。

近來有一項醫學研究被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所承認的,叫作「 Undetectable = Untransmittable 」,即感染者在半年內,檢測時驗到的病毒量維持於極低水平(200病毒量)甚至是驗不到(少於40病毒量)的話,就等於他體內的愛滋病毒是沒有傳染性的,而這項研究的方法是邀請了1000對其中一方是感染者卻是病毒量極低的伴侶(不論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他們進行了58000次的一對一無套性行為,結果發現沒有一對伴侶受到傳染。



講完醫學,我想呼籲基督徒不要帶著聖經年代的迷信走進現代社會。舊約時代的律法視婦女的經血為不潔,連在經期中的婦人坐過的地方也是不潔的;新約時代猶太人也視痲瘋病人為不潔,甚至視一些先天疾病為耶和華的懲罰,是因為該病人的祖先犯了律法才有病。我們不是當時的經期婦人和痲瘋病人,也不是愛滋病感染者,但我們有沒有想到,當我們宣告「別人感染甚麼疾病是因為神要懲罰他」時,這句話對他們來說是多麼的冷血和涼薄,對染病者來說是極大的不尊重和傷害,對患者的親友來說也是很大的傷害。

換句話說,九龍城浸信會的張慕皚牧師前陣子在病患中逝世,是否因為神要懲罰他?中國神學研究院的李思敬院長早前因病而暫時放下神學工作,要請假休養,他又是否被神擊打致病呢?我自己這個月也有喉嚨痛,上星期還未能很順暢地進食和說話,那麼我又是被神懲罰嗎?其實我們對待不同疾病的態度,取決於我們是否對疾病有真正了解,就像教會不時就會有癌症康復者上台分享見證,他們如何在化療過程中經歷弟兄姊妹的關心和支持,也是一個很美好的見證,從來沒有康復者的見證分享,是從「神要懲罰我,所以讓我有癌症」的角度出發。

上星期日我參加了一個認識愛滋病的工作坊,活動發起人和主要講員是張錦雄Ken仔,他是非牟利組織「彩虹中國」的創辦人,多年來遊走亞洲各地演講和分享關於愛滋病的信息,並藉此關懷和支援各國的愛滋病感染者,同時也在進行愛滋病防治工作。Ken仔於上星期日第一次將他的分享工作結合了信仰,因為他本身是一名基督徒也是愛滋病感染者,他用自己和他助手的生命經歷來分享見證,向在場的朋友展現出,其實好好生活下去已是最好的見證,在治療和控制愛滋病的過程,他和助手也經歷了上主莫大的恩典,亦因為他的自身經歷,才驅使他完全投身去幫助愛滋病感染者。他的見證讓我非常感動,他正是要告訴別人,感染愛滋並非神要懲罰他作為一個同性戀者,而是因為神要用他的經歷來成就更遠大的工作,去拯救和幫助亞洲更多的感染者。



用愛滋病來攻擊同性戀者,其實是非常不尊重的行為,更非基督徒應有的表現。在《統計結果不是讓你歧視用的,而是為了幫助找出原因》一文中,作者提到「數據會說話,我們不需要去否認男同志的確在愛滋病上有較高的感染可能,但應該避免將男同志等同不安全性行為,再進一步等同愛滋感染者;這樣的錯誤類推會造成一種社會的壓迫,甚至化為實際的歧視,危害特定族群的身心健康。」發現問題、找出成因,然後改善情況而非製造歧視是一般人所認同的造法,不是因為同性戀者的染病風險高,就可以奪去他們存在的權利,況且如果計染病風險的話,女同性伴侶的比率較異性戀者還要低,那麼是否女同志才是最值得鼓勵的戀愛和生活模式呢?

愛滋病並不可怕,同性戀者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因為不了解而造成的歧視和偏見,假若有一天同性戀者得到糖尿病的比率較非同性戀者高,是否糖尿病又會被教會宣告成神對同性戀者的懲罰呢?而且感染愛滋病根本無關我們的性傾向,而是我們有否經常進行不安全的性行為如無套肛交(順帶一提,肛交也非同性戀的專利,不少異性戀伴侶也愛肛交的),所以病毒是不會歧視人的。產生歧視很容易,因為我們都不是被歧視的那一群人,不是同性戀者、不是愛滋病感染者,但在今天國際愛滋病日,我邀請大家再想攻擊愛滋病感染者時,先「停一停,諗一諗」,我們作為基督徒是選擇去踐踏被邊緣化的生命,還是更應該去主動擁抱他們呢?

Please share 🙂

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