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麗瑤事件後,你會發現性罪行漏洞比想像更多|五仔

文:五仔

自運動員呂麗瑤日前於社交媒體撰文透露多年前疑遭性侵, 社會熱論不斷。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呂站出來發聲的表現非常敬佩, 並且已經聯絡警方跟進。筆者對特首冷眼旁觀的態度感震驚。 難道特首無法運用權力預防性侵事件嗎?非乜。 因為香港性罪行的漏洞比我們想像中更多。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施政報告】請問林鄭同性婚姻去左邊?|五仔
平權時刻 逆轉未來 – 對林鄭首份施政報告的期望|五仔
同志遊行中的性暴力倖存者:我們也是同運的一份子|吳馨恩

筆者先提一道簡單的問題:請問香港性行為合法年齡是多少? 16歲? 18歲? 21歲?

上述答案全部正確。

驚訝嗎?原來在不同性交情況或性別組合下, 法律嚴苛得成年人亦可以觸犯法例。

香港人正常認知的合法年齡是16歲。根據《刑事罪行條例》( 香港法例第200章)第124條 ,與16歲以下女童非法性交屬刑事罪行,最高刑罰是監禁5年。 青年半熟時情竇初開,情侶16歲發生性行為亦屬合理。 學校更應該在中學教導學生正確性知識, 包括安全性行為向避孕方法。好讓年輕人提早學懂保護自己。 在台灣更包括「兩小無猜」條款,如果二人被確認為情侶, 法庭更會成為減刑考慮。讓法律變得更人性化。但香港法庭內, 戀愛並非判決決理據,不分好壞全部犯法。

可笑的是,16至18歲的情侶要先得到父母批准才可性愛。根據《 刑事罪行條例》 第127條,任何人將一名年齡在18歲以下的未婚女童, 在違反其父母或監護人的意願的情況下, 從其父母或監護人的管有下帶走, 意圖使她與多名或某一名男子非法性交,即屬犯罪, 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注意, 上述監護人指合法照顧該女童的人。法例關鍵在於「 是否符合監護人意願」 ,因此不管女童是否同意性交,甚至主動鼓勵私奔都不是重點。

過得了父母關卡,不代表完全過關。根據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 第118D條: 任何男子與年齡在21歲以下的女童作出肛交,即屬犯罪, 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終身監禁。讀者們必須小心, 儘管該女子大學畢業,入得了馬會買六合彩, 但如果未足夠年齡入賭場,香港政府依然不容許異性戀情侶肛交。 筆者完全不理解肛交有何嚴重性,足以延後5年合法年齡, 實屬無謂。幸運地,多年前男同志Tommy司法覆核香港政府, 挑戰男男肛交合法年齡,才獨有地讓男男肛交下修至16歲, 不至於出現另一條荒謬的法例。




性交年齡可笑,性別不平等更為荒謬

根據法例《刑事罪行條例》第118(3)條列明「 與一名女子非法性交,而性交時該女子對此並不同意; 及當時他知道該女子並不同意性交,或罔顧該女子是否對此同意」, 便干犯強姦罪,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

在香港,只有男性會干犯強姦罪,而受害人必須是女性。再者, 不管是否完成性交過程或勃起, 只要該侵犯人的陰莖曾經插入陰道已屬犯法。上文可見, 香港政府並不認為男人會被性侵犯,女人亦不可能性施行性暴力。 更甚的是,除了陰道性交,政府不認為其他性交方式屬強姦, 例如口交。這種舊世代法律觀點恕筆者不但未能認同, 而且嚴重扭曲香港下一代如何建立性觀念。 難道我們教育孩子強迫口交不屬強姦嗎?

那麼男童有什麼法律保障呢? 一名菲傭自2011年起三度以自己的私處壓僱主的8歲的兒子, 男童更稱感到陽具曾插入菲傭的陰道。事件揭發後菲傭被控非禮罪。

沒有錯,只是非禮罪。還記得「男人不會被強姦」嗎?

菲傭於原審被判囚4年半,她不服定罪提出上訴。 上告庭認為原審法官裁決錯誤。理由是男童供稱事發時陽具是「軟」 的,但原審法官裁決時以「完全插入其陰道」作為基礎, 由裁定被告上訴得直。

筆者並非質疑上述案件決定。然而比較上文, 如果控辨雙方性別倒轉,因強姦罪不考慮勃起程度, 更不考慮性交意願下,結果可能截然不同。我們發現, 法例對男童或女童的保障程度完全不一,指控亦不盡相同, 法庭又豈能作出同等量刑判決呢?




也許讀者們發現《刑事罪行條例》第122條, 猥褻侵犯也許足以補足上述法例。 政府同樣設立年齡在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嚴重猥褻行為。同樣地, 香港政府積極地實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立法思維。 請問什麼是猥褻侵犯? 情況包括未經同意下觸摸他人的生殖器官,不過, 有關行為需考慮例如雙方關係、背景,是否有意圖等其他因素。 法例看似合理。詳情可閱覽社區法網網頁。

那麼嚴重猥褻呢?時任署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黎守律在R v Savage案中表示:

「 此詞可能是指那些須視為要比僅屬猥褻的行為更加嚴重的猥褻行為( 兩者都可能是‘明顯、昭然、顯而易見 ’的)。這個解釋會與江樂士先生向我們提出的一些權威案例脗合( 例如按照我們所處時代的習俗和道德標準, 會被思想正常的公眾人士視為屬於嚴重猥褻 … 的行為」

請容許筆者提出最基本的問題:到底有什麼分別呢?我應如何教導小孩性教育呢? 到底什麼是比猥褻更嚴重的「嚴重猥褻」呢? 常識告訴我們上一代祖父母與年輕世代對性和道德標準有明顯差異, 海外留學朋友更習慣見面時親吻, 我們又要如何理解中西文化差異下對猥褻的定義呢?

荒謬嗎?反夠白眼了嗎?筆者並非法律專家, 希望其他法律背景人士能加以補充。毫無疑問, 我們應鼓勵受害人報案,讓真 • 性侵者繩之以法。但現時法例漏洞之多,足以讓無辜者含冤入獄、 誤墮法網。

其實2012年,法律改革委員會已開展性罪行改革諮詢, 唯特區政府表示在全部四期諮詢及最後報告書完成前進行性罪行法律 改革實屬「言之尚早」。該諮詢文件五年提交一份。 如等候政府完成整套報告書,粗糙估算要2032年才修改法例…

抱歉,性罪行永無Deadline,不可能言之過早。 改革刻不容緩,唯有盡快修法,履行政府憲政責任, 才可讓法律變得更正義,保障該保障的人。

上述回應由有傳接任律政司司長一職的法律政策專員黃惠沖資深大律 師回覆。因此,黃惠沖必須再次說明立場, 難道我們要再發生一百次呂麗瑤事件後, 才值得讓律政司提早修法嗎?當林鄭為性侵者「鼓掌」後, 不妨敦促教育局立即加強性教育好嗎?

Please share 🙂

五仔

簡介: 一個就快變中佬的五仔。但願有日,我地能夠走出黑暗的角落,係更自由的社會,接受世人祝福。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